首批返京的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抵京
来源:首批返京的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抵京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0:56:51
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纽约市的首例确诊病例发生在3月2日。不到一个月,这个数字已上升到接近4万例。

2、留学生:成都姑娘Ella

朋友则告诉Ella,自己已经预定了中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韩国首尔等航线上的5张机票,“待在纽约很恐怖,完全没有安全感”。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

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只对住院和重症患者进行检测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答: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的快速发展变化,我国“外防输入、内防反弹”的压力日益增大,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统一部署,前期民航局已采取多项措施防范境外疫情输入,一是发布第三版《运输航空公司疫情防控技术指南》,对高风险航班在登机前和机上开展体温检测。经统计,3月19日~25日国内航空公司共拒绝312名发热旅客登机,对于机上可疑的1182名旅客在机上隔离区进行隔离,并在落地后移交海关部门;二是发布《关于疫情防控期间控制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》,以1165班(相当于疫情爆发前国际客运航班量的13%)作为航班量上限,要求每家航空公司在每条航线上的航班量只减不增;三是采用第一入境点的方式,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所有国际航班分流至12个机场,截至25日共分流40班,入境旅客11284人,在第一入境点留置率68.2%;四是自3月24日起,民航局已暂停所有境外飞我国的公务包机运行。

“即便下飞机就隔离,也要回国。”下定决心之后,Ella预定了4月1日经香港回成都的机票,“来的时候机票才4000多元,现在涨到了13000多”。为了安全返回成都,Ella准备了三件防护服、口罩和雨衣。